:红楼集团董事长被抓:曾是桐庐首富 接盘国通快递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2日 21:10 编辑:丁琼
相较于吸烟本身,当班乘客显然对事件的处理更为不满。对于他们来说,早已接受了飞机禁烟的社会常识,并且已经为飞行安全向机组人员及时反应情况,但是他们的热情并没有得到机组人员很好的“反馈”。按照乘客的说法,一是太原机场公安表示按程序需要全体乘客下机重新安检,但机组人员坚持说重新安检太耽误时间,于是并未作任何处理;二是机组人员没有疏解乘客疑虑,而且机长竟称“只要我同意,他们就能抽”。当然,这些还只是乘客单方面的说法,还属于航空公司正在调查的“具体细节”。在整个事件中,当班乘客对吸烟问题的举报,包括第二次的报警,都体现出了维护公共安全的意识和热情,这是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,应该值得全社会的大力提倡。倘若机组人员不按规定行事,甚至奉行机长般的霸王逻辑,那么伤害的不仅仅是航空法律法规,还包括公众参与公共安全的热情。

海南二中院审查认为,原判认定符某犯爆炸罪的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定罪和适用法律准确,量刑适当,审判程序合法,应予维持。

2012年3月捷蓝航空(JetBlue)有机长因情绪失控而被副驾驶锁在驾驶舱外并被乘客制服,航班紧急降落。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教授理查德·詹宁斯称:航空医学检测的结果取决于受检飞行员是否诚实。飞行员要隐瞒自己的心理状况相对比较容易。

机长不高兴:旅客在飞机等多久,我也等多久,还要反复申请、协调、调动所有智慧去争取早些起飞。旅客众口难调,有的说等这么久干嘛不果断取消航班,有的又说不管等多久我都必须飞到目的地,怎么做都是错。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